羊肉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肉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寻访中国网游第四城之厦门

发布时间:2021-01-22 05:44:40 阅读: 来源:羊肉切片机厂家

在今天,富有潜力,发展中的“网游第四城”往往呈现出两种特质;一种是网游大发展的环境下,当地政府看到了行业的勃勃生机并由此关注加大投入力度,从而推动当地整个行业的发展。而另一种则是因为当地具有一家做出成功产品的龙头企业,当地政府以此为核心,加大扶持力度的同时推动行业的发展,这方面最为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身处福州的网龙科技。

相对以上两种模式,厦门应该是介乎于二者之间,或者相对偏后者一些。这是因为在2009年厦门吉比特公司的回合制网游《问道》突破百万在线之后,这个以往不被人关注的沿海城市却在不经意之间拥有了中国第一款突破百万在线的免费运营回合制网络游戏。但这并不意味着以往厦门市政府并不关注网游行业的发展,事实上在2005年厦门政府就联合了包括吉比特、御风行等全市31家网游企业及相关单位成立“厦门市软件协会数字娱乐产业分会”,并于2006年8月出台了《关于推动该市动漫产业发展若干意见》,其目的在于“十一五”期间动漫游戏企业达到100家,动漫人才1万人,动漫游戏产值100亿元,形成布局合理、核心突出、分工明确的动漫产业链,创作开发和生产能力居全国前列。而从今日态势来看,尽管“产值100亿元”这一目标尚需时日,但从人才和游戏企业数量来看,截止至今日厦门已经拥有了吉比特、网游网络、御风行、联宇、奇域、三五互联六家大型网游厂商,而仅就这六家网游人才数量就突破2800人。中小型企业更是不计其数。从这个角度来讲,厦门网游产业出现一款百万大作《问道》却也是情理之中。

厦门:老牌OEM基地的新生

国内一家运营厦门网游厂商产品并取得不错成绩的“准一线”厂商在形容厦门的网游产业时做出了这样的评价:“政策环境良好,有一些非常优秀的研发商。”

这是对于厦门网游行业的最好褒奖,但这样的评价却并不令人意外,尽管在中国网游行业发展初期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远离了主流的目光。但这并不代表厦门网游缺乏基础,事实上,在中国游戏长达十年的单机游戏时代,厦门一度是香港及台湾单机游戏企业设在大陆的外包集中地——类似于天堂鸟、智傲科技、智冠科技、弘昱科技等台湾一线大厂都曾将厦门选为自己外包公司的所在地。而做为这种繁华的体现,曾在中国单机游戏末年制作出过《天河传说》、《反三国志》的新瑞狮科技以及《七英雄物语》、《太极张三丰》的厦门火凤凰科技都曾是中国单机游戏行业中不可忽视的力量之一。

昔日厦门火凤凰的成员今日都是网游企业的骨干力量

这样良好的先天条件给厦门网游迅速的崛起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厦门从来不缺网游人才——在2006年时,成立十年的“厦门火凤凰”曾在厦门举办了一次题为“火凤凰十周年”的内部聚会。而在当时的参会人中,不乏现任前金山软件《剑侠世界》美术总监沈峰亮、迅雷科技副总裁方师恩以及网易《梦幻西游》产品总监丁迎峰等今日中国主流网游企业中的中坚力量。厦门在中国网游行业的地位,隐约相当于青岛这座城市在中国足球界的位置,在中国,青岛是仅次于大连的足球人才输出基地,而厦门,则是华东地区仅次于上海的网游人才输出基地。

这种人才大规模的输出在中国网游行业发展的头五年使得厦门的网游人才流失严重。但即便如此,在2005年之后,厦门仍然拥有类似于御风行、网游网络、吉比特等技术实力好的网游研发团队。这其中犹以吉比特的经历最为特殊,据一位曾经参与过《问道》运营的前光宇人士介绍道,这个研发团队早年间曾先后依靠“架设私服”和“制作网游外挂”为谋生手段,尽管这段经历不甚光彩,但却为这家日后的成功团队打下了良好的技术基础。“吉比特的底层程序和服务器端技术非常出色。”这也为日后吉比特做出大名鼎鼎的《问道》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吉比特的成功仅仅是一个个例。事实上在今日,伴随着政府扶持力度的加大,这使得厦门网游公司多以“工作室”的形态存在。与成都、杭州等发展中网游城市相比,厦门同样缺乏运营人才,但在整体行业的团队成熟度上却较前两者领先一步,这种独特的优势往往使得一些业内一线厂商的投资计划对于厦门青睐有加,包括搜狐畅游“祈宝计划”以及中青宝网“聚宝计划”等均先后考察过厦门当地的网游团队,而做为厦门网游研发团队来讲,基于整体的规模以及行业发展的步伐,他们也更乐于充当一个“研发商”的角色,相对于其它城市,厦门的研发商更倾向与准一线及中型运营商合作。

而在另一方面,由于在过去单机十年中厦门长期充当港、台两地游戏厂商的游戏外包代工城市,这使得厦门与台湾的网游交流明显较其它城市要更多一些,而伴随着厦门本地政策性扶持工作的加强。这种旧日的OEM生产方式非但没有消失,反而伴随着厦门当地网游行业的崛起而以另一种方式出现。今年五月份,在台湾地区运营并一度创下4.7万同时在线的的2.5DMMORPG《刀剑笑OL》便是由台湾的中华网龙与厦门网游网络联合研发的。

《问道》之后的新问题

在今天,《问道》达到百万在线无疑已经成为了厦门网游崛起的标志,这款游戏的成功不但彻底唤醒了厦门市政府对于网游的支持,同时更在“百万在线”大旗下催升了一批新的研发团队。

这一方面使得厦门网游的整体行业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姿态,但在另一方面,由于来自于资金以及观念等多方面的问题,使得厦门网游行业的中小团队面临“入不敷出”的窘境。在2009年之后,关于厦门网游行业面临洗牌的说法愈演愈列,在2010年末时,多家厦门本地的网游企业都进行了规模和程度不等的裁员。

一边在裁员,另一边却又抱怨招不到人才——相对于杭州与成都两座城市普遍存在的缺乏运营人才和资金等问题,厦门的网游行业同样存在,只不过长期以来干于充当“研发者”的角度,使得这两个问题被较大程度的掩盖,但在以4399为代表的运营商崛起之后,大批的厦门网游厂商也开始尝试自主运营,这使得厦门的运营人才短板被显露。

在厦门当地的研发商看来,尝试运营一方面是整体行业发展的大势所趋,而在另一方面却也有一些“不得已而为知”的苦衷。“今天的网游行业拼的是成本,一个游戏开发周期普遍在18至24个月之间,投入资金要四、五百万元。”一家厦门的中型网游运营商这样对《游戏预言家》表示,他以搜狐畅游研发《鹿鼎记》为例,这款产品研发三年,耗费资金超过8000万美元,如果是这样折合每月人民币消耗就接近1500万元,而这样的成本预算通常是厦门当地一些小型网游研发商两到三个项目的总预算。也正因此,在网游行业投入越来越大的情况下,由于厦门网游厂商普遍采取“单一制”进行产品研发,一旦一款产品无法收回成本,那么对于小型研发商来讲将是灭顶之灾。

而在另一方面,对于研发企业来讲,网游运营成功所获得的巨大利润也是一些厦门网游厂商垂涎的原因。仅以厦门最成功的研发吉比特为例,在今天仅凭借《问道》一款产品,吉比特在2010年的营业额就达到了1个多亿,其利润增长率为100%,而据预测,其2011利润率仍将达到80%,但这仅仅是吉比特拿到的总收入的40%不到。也正因此,类似于网游网络、御风行、吉比特等公司纷纷尝试运营也在情理之中。

“关键的问题在于厦门缺乏对于网游运营人才足够的吸引力。”一位准一线网游企业的上市公司总裁这样对《游戏预言家》表示。在她看来,网游城市发展研发力量和运营力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也许仅仅需要舒适的生活环境和部分优惠政策。而后者则需要产业环境、政府优惠政策以及当地经济等多方面的条件,厦门长期以来具备的人才集散地使得这座城市并不缺乏研发环境。但在经济条件上,其远逊于广州。

在2010年末,伴随着以4399为代表的网游运营商进驻厦门,已经使得厦门网游厂商开始了自主运营的第一步。2月,伴随着4399旗下《明朝时代2》服务器的开启,标志着厦门网游厂商走出了自主运营的第一步,而在这之后,据传厦门老牌厂商吉比特也要在研发之余增添运营力量。

“运营做的好赚钱,但做不好也同样赔钱。”一位业内人士这样看待厦门网游企业的运营之路。仅拿成功运营吉比特公司产品《问道》的运营商光宇游戏来说,其在《问道》成功之前,也曾有过在《希望OL》身上巨赔1.4亿的惨痛经验。而在失败之前,摆在厦门网游厂商面前的是一个如何招揽运营人才的问题。

但一切尚无定论,至少对于4399、吉比特、御风行、网游网络这样规模达到一定程度的网络游戏运营商来讲,这并不构成阻碍——这是因为早在2009年,就有风传因为厦门市有关部门有感于本市缺乏网游上市公司的原因,打算扶持本土的吉比特网络上市的传言。如今两年已过,尽管“吉比特”上市与否尚是一个尘埃未定的疑问,但这至少是一个信号,一个来自于政府的积极信号。在中国,这样的信号意味着这什么?厦门的网游企业心知肚明。

横行天下破解版

战秦手游

2020新版天天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