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肉切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肉切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咖秀意外的谋杀-【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06:20 阅读: 来源:羊肉切片机厂家

噬人公寓

我的名字叫张生,到今天为止我的女朋友杜娟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夜里,我躺在我们合租公寓里的那张大床上,一件一件想着我们之间过去发生的事。我们都在横云大学读书,交往已经有两年了,为了更方便地做我们爱做的事,不顾辅导员的反对搬到这所湖边公寓同居。

这个时候夜已经很深了,我没有开灯,惨白的月光幽幽地从窗帘的缝隙漏了进来,正好落在我脸上。我突然看见天花板上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随即有几大片灰尘落到我的脸上。这不是幻觉,这种情况在杜娟失踪之前我们就目睹过很多次了。这一切还得从我们搬进来的第一天说起。

那是一个下着暴雨的晚上,杜娟以极低的价格租到了这间公寓,这间公寓旁边有一个小湖,湖水就像杜娟的眼眸一样深得见不到底。杜娟虽然还在读大三,但她已经出版了几部惊悚小说,在业内也算得上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了。不知是出于作家的敏锐,还是女人的第六感,杜娟第一次躺在这个床上的时候,就隐隐感觉这间房子里还存在着一个她看不见的人。

那次我正在抽事后烟,半躺着朝天花板吐了一口烟,就听杜娟突然说:“有人正在看着我们!”我差点被烟呛到,便搂住杜娟裸露的香肩:“呵呵,这样不是更刺激吗?”说着就要往杜娟身上靠,却被杜娟推开。杜娟大大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诡异的光,她说:“如果看着我们的,不是人呢?”

不是人又会是什么?我想不出,但是从那以后杜娟就变得疑神疑鬼,每天睡觉前都要爬起来检查几遍房门有没有锁好,半夜起来上厕所一定要让我寸步不离地陪着,连走夜路的时候也总是频频回头,仿佛身后真有什么东西跟着似的。我劝她换个地方住她却不愿意。

我从她的好友黄芳那里了解到她最近正在写一本叫作《查无此人》的书,不过好像遇到了瓶颈,出版社已经来催过好几次稿子了,甚至有人说杜娟已经江郎才尽了。我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杜娟最喜欢吃的菜,准备好好安慰一下她,可是那一夜,杜娟没有回我们合租的公寓。不光是那一夜,在之后的几天杜娟也没有回来,没人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就好像被这间阴森森的公寓吞噬了一样。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下来了,现在自己也开始看见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了,是不是接下来就轮到我了?我猛然坐起身,因为我听见床底下有什么声音,那肯定不是老鼠。自从搬进来后,我从来没有在这所公寓里面见过任何生物,别说老鼠,就连一只蟑螂一只蚊子都没有。

会不会是杜娟?她是不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所以就躲在床底下不敢出来?想到这里,我马上翻身下床,一把撩起下垂的床单,只见里面陡然伸出一张惨白的脸,一张七窍流血但嘴角仍然上翘正在发出低沉而诡异笑声的女人的脸。

杜娟是谁

我大叫一声,一个声音说:“干什么大呼小叫的,吓我一跳!”是室友小孟,而我现在正躺在学校宿舍的床上,原来刚才是个梦。我觉得头疼欲裂,这些天我一直在到处找杜娟,连自己什么时候搬回学校的宿舍都不知道了。大学的宿舍从来就很少有人住,本来的四人间现在只有我和小孟两个人。而小孟和我又不是一个系的,关系也比较疏远,他现在正戴着耳机全神贯注地打DOTA。

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推开,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不知道宿舍原来还有第三个人,便伸头去看,竟然是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女生。她刚刚洗过澡,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睡衣,柔顺的长发还在滴着水。她朝我笑了笑就自顾提着衣服走向阳台,这时小孟放下耳机朝我做了个鬼脸。看着长相平凡无奇的小孟,我不由得感叹现在的世道真变了,自己几个月没见小孟,他竟然找到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小孟装腔作势地问:“张生你今天晚上准备怎么安排我啊?”

我一愣:“什么怎么安排你?”

小孟冷笑一声:“你当然是要和你新交的女朋友大战三百回合,难道你想我看现场直播?”

我噌地一下站起来:“什么我的女朋友,刚才那个女生不是你的女朋友吗?”小孟也急了:“她要是我的女朋友怎么会把昏昏沉沉的你带回宿舍?你是在搞笑吗?”

我心中一阵恶寒,小孟要是没有撒谎,那这个白衣女人到底是谁?我拔腿跑到阳台上,阳台上空无一人,只有洗衣机在孤独地转动。我一把将洗衣机的盖子揭开,里面没有任何衣物,只有些散乱的泡沫。我用手在水里捞了一把,只觉得自己抓住了某种东西,而且那些东西还在往下钻。我用力一扯,只听见一声女人的惨叫,再看手心里竟然有一缕长长的头发。

我吓得倒退几步,靠在栏杆上过了半晌才记起将手里的头发厌恶地丢在地上,楼下突然有人喊:“张生?”我仔细一看,路灯下站着一个女孩,正是杜娟的好友黄芳。

小孟拉着我的衣角战战兢兢地问:“刚才是什么声音?你女朋友怎么不见了?”我懒得吓他就随便支吾了两句。

来到黄芳面前,我劈头就问:“你有杜娟的消息了?”

黄芳一脸惊异:“杜……杜娟?杜娟是谁?”

所有人都在撒谎

我用力抓住黄芳瘦弱的肩头:“你怎么会不认识她,她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黄芳肩头受痛,眼泪差点没下来,她推开我:“你抓疼我了,我真的不认识什么杜娟,你不信算了。我这次来是因为辅导员让我转告你,你要是明天再不去上课,你这学期就要留级了。”说完转身就走。

我呆在当场,看着黄芳慢慢地消失在夜色中,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深沉的哀伤。杜娟曾经说黄芳是她最好的朋友,甚至她写了新书第一个告诉的人不是我而是黄芳。可现在,杜娟只是失踪了短短一个月,黄芳就将她忘得一干二净。如果哪一天杜娟回来了,她会多么悲伤!

第二天一早,我被上课铃声吵醒,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路灯下睡了整整一夜。在去教室的路上几个熟识的同学跟我打招呼,我随口就问:“这几天你们见过杜娟没有?”

那几个同学一愣:“什么杜娟,黄芳说你小子有点不对劲儿,你还真……”说着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后一哄而散。

我心头火大,一定是黄芳跟他们串通好的,这小妮子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搞出这么多事。可是半个小时后我就不这样想了,我到学校教务处查了档案。如果说黄芳他们是串通好的,可为什么我现在怎么也查不到杜娟的档案,就好像,就好像她从来就没有出现在这所横云大学一样。我打电话问我的辅导员,她语气很认真地说她不认识什么杜娟,还委婉地劝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又问那我为什么会搬出去住,她却说我是为了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准备考研。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我,都不相信杜娟是我的女朋友,我敢肯定所有人都在说谎。

我拨通了杜娟家里的电话,这是我最后的希望。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我到杜娟家去过几次,所以马上就听出这是她妈妈的声音。

“喂,你是谁啊?”

“阿姨,我是阿生。”

“哦,阿生呀,你找我什么事啊?”

“小……小娟她在家吗?”

“你说谁?”

“小娟啊,您女儿。”

“我没有叫小娟的女儿啊,对了,你是谁啊,是不是打错了?”

“我是阿生啊,您女儿的男朋友,您见过我的……”

“你打错了,我根本就没有女儿呀。”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植物干细胞的抗衰作用

躯体感觉反射性癫痫有哪些症状

梗阻性无精症如何治疗